当前位置: 首页 > 检察新闻 > 政法新闻 > 正文

走出赌场的他,究竟是酒后高坠致死还是另有死因?

发布时间: 2020-11-16 09:41:41   作者:   来源:本站来源   浏览次数:4

为让人民群众更深入了解检察公开听证工作,检察日报即日起推出“公开听证 让公平正义看得见”专栏,全方位、多角度报道各级检察机关围绕案结事了人和目标,充分运用检察公开听证方式,开展释法说理、矛盾化解、息诉罢访的积极实践和成效。


近日,一起特殊案件的不起诉决定公开宣布会在福建省云霄县列屿镇政府举行,在检察官宣读完不起诉决定书后,5名案件当事人一同前往殡仪馆,向亲人朱某的遗体告别。此时,距朱某死亡,已近三年。


非正常死亡事件

引发信访积案


2017年7月26日深夜,云霄县公安局刑侦大队接到指挥中心通报,在列屿镇某路段山上有人死亡,重案组民警以及技术勘查人员、法医赶到现场后,经过初步勘查,了解到死者就是朱某。


原来,当晚9时左右,朱某到列屿镇柯某等人(另案处理)开设的赌场赌博,之后离开赌场。11时左右,朱某妻子蔡某发现他在该赌场附近路边死亡。


经市县两级公安机关调查,省市县三级公安机关对朱某死亡原因开展法医学检验鉴定后,发现朱某系因颅内出血而死亡,其体内酒精含量高达317.5mg/ 100ml。“死者体表没有常见工具打击形成的挫伤、抵抗伤痕迹和窒息的征象,整体伤情符合坠落磕碰一次性形成。”公安机关办案人员表示,在现场周边没有发现打斗痕迹和其他可疑血迹,没有发现用于包裹尸体的包装物,综合调查情况和鉴定结果,朱某死亡可排除他杀。公安机关因此作出不予刑事立案的决定。


2017年8月11日,公安机关邀请列屿镇、边防所、宅后村干部以及死者家属到刑侦大队召开情况通报会,把法医初步鉴定结果作了通报,但是朱某家属始终坚持认为朱某是被他杀后抛尸到现场的。


朱某家属向公安机关申请复议、复核后,公安机关依然维持决定。对于这个处理结果,朱某家属不服,于2018年1月15日到云霄县检察院信访。该院调查核实后认为公安机关不立案并无不当,于同年3月15日依法予以答复,也召开了几次会议向家属通报案情。


此后,死者家属蔡某等5人因对朱某死因仍存怀疑,多次进行非正常上访、越级闹访,成为该县长期无法化解的信访积案,其行为严重扰乱相关部门正常工作秩序和公共场所秩序,造成恶劣社会影响。2019年12月6日,蔡某等5人被公安机关以涉嫌寻衅滋事罪移送云霄县检察院审查起诉。


领导包案

新案旧案一起办


经审查,云霄县检察院认为蔡某等人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但引发死者家属多次上访的深层矛盾尚未化解,当事人心中有较深的成见和疑虑,如果简单结案,一诉了之,很有可能造成案结事未了,加深社会矛盾。


因此,该院立即启动领导干部“大接访”包案工作机制,由院领导带头接访办案,在依法认定犯罪事实和案件证据的基础上,深挖案件背后存在的信访矛盾,解决当事人实质性问题。


经过接待来访、阅卷审查、实地走访蔡某等人所在村委会,办案检察官了解到蔡某等人平时与村民关系良好,没有其他劣迹情况,只是对朱某死因调查结论存疑,才进行非正常上访。因为不服公安机关不立案的旧案尚未化解,朱某的尸体也迟迟没有火化。


亲人没有入土为安,想起来谁的心里也不好受。为彻底解决困扰这个家庭多年的矛盾,办案检察官锁定了“朱某死因”这一根源问题,提出旧案、新案一起办的工作思路,走访并听取多名法医学、痕迹学专家对朱某死因鉴定结论的意见,同时与云霄县委政法委、公安局、镇村两级相关人员就化解信访事项展开商讨和协调,专门制定处置预案。


“我们决定就案件处理举行公开听证,以公开促公正,以释法说理促矛盾化解,公开、客观、科学地把问题解决。”云霄县检察院检察长郭荣龙介绍,听证会邀请了漳州市公安局主任法医师王木生,漳州市公安局痕迹检验高级工程师黄文伟,以及漳州市检察院副主任法医师刘龙清。这几位都是从事法医、痕迹检验工作多年的专家,拥有深厚的专业功底和丰富的工作经验。


此外,云霄县委政法委、公安机关、司法局、列屿镇党委政府、宅后村均派代表参加会议,云霄县检察院还邀请律师为当事人解答法律问题,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人民监督员对听证会全程进行监督和见证。


公开听证

专家、办案人员还原事件真相


今年4月24日的公开听证会,围绕蔡某等人对朱某死亡原因的疑虑展开。


“死者体内酒精含量317.5mg/ 100ml,明显过高。”王木生解释说,这个酒精含量还不至于造成酒精中毒死亡。


“酒精含量超过300mg/100ml以上的人会处于迷迷糊糊状态。昨天下午我去看了现场,现场的小山从上面到下面都是树木,这个地点有一个切口,朱某可能是想从这个切口爬下去,但坡度大,高度又高,朱某又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所以他有可能是从这里坠入。”刘龙清表示,死者外伤看起来很轻,但里面颅底出血其实很严重。


“家属有什么疑问的话可以提出来,我们来解答。”听证会现场,法医、鉴定专家表示可以一一回答家属提问。


“朱某当时左脚的拖鞋都是土,擦伤也都是在左边,如果他是从十几米高的地方坠入,为什么他的脚是这样的?并且他的皮都擦掉了,怎么都没有血迹?他的伤口跟你们说的不一样。”


“他的脚拇指有碰擦到,如果伤到真皮,出血也有一个过程。另外,如果伤口不是完全裂开的话,出血也很有限。这是很典型的一个高坠的损伤。”


“监控视频里看不到高空坠落的现象。”朱某家属依然心存质疑。


“这里的监控没有夜视功能,晚上如果没有灯光或者没有车辆车灯照射经过,监控是拍不到东西的。”云霄县公安局刑侦大队重案中队中队长张劼对此作出回应。


“我相信法医的鉴定意见。”这时,朱某的女婿林某提出了另一个疑问,“这件事情从发生到现在已经快三年了,纠结这么久是因为那天我们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表示要私了。我们本来也觉得他是醉酒摔下去的,但因为后面的这通电话才导致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


办案检察官黄文滨对此作出回应:“我们在对开设赌场案件的办理过程中,依法对开设赌场人员进行了讯问,了解到是因为朱某到过他们的赌场,并且在他们赌场附近摔死的,他们想要用经济补偿的方式来避免开设赌场的行为被追究太重。”


对于家属的这个疑问,公安局刑侦大队的经办民警补充道,现场没有发现明显的打斗痕迹,两位法医的解释表明,整个现场包括尸表也并没有发现外力作用形成的伤痕。


……


听证现场,有问必答。参加听证的律师郑向毅认为,因为在场所有人都没有看到朱某到底是怎么死的,只能通过后面的技术侦查和鉴定来判断朱某的死亡原因。家属将心中的疑问都提了出来,公安机关、检察机关、两位专家也解释了朱某的死亡符合高坠致死的症状。


“死因方面是否清楚,公安机关、检察机关以及法医专家都拿出了证据。家属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也要面对现实,相信办案机关。”漳州市检察院人民监督员方国安说。


听证会上,云霄县委政法委副书记汤群伟说了这样一番话:“对家属的心情和心中的疑惑,我们很理解,正是基于这种理解,才组织了这场听证会,目的就是要把家属心中的疑惑解释清楚。我们跟家属不是对立的,而是要把一些搞不清楚的事拿出来讨论,实事求是,还原事件真相。希望家属相信法律,相信政法机关。”


案结事了

公堂之争转化为

社会治理的多赢共赢


经过专家耐心讲解,各级各部门共同释法说理,蔡某等人认同了朱某死亡事件的调查结论,表示不再进行信访,并签订息访息诉协议书,对于涉嫌寻衅滋事罪也自愿认罪认罚,同意对朱某尸体进行火化。


鉴于蔡某等人犯罪情节轻微,认罪诚恳、悔罪积极,且信访根源问题已得到化解,为了让当事人早日恢复正常生活,云霄县检察院对蔡某等人作出相对不起诉决定,在该县列屿镇政府召开不起诉公开宣布会。宣布会后,蔡某等5人一起前往殡仪馆,向朱某告别。


“法律是有温度的,我们要站在老百姓的角度考虑问题,把每一起案件办成标杆、把公堂之争转化为社会治理的多赢共赢,这是我们践行新时代‘枫桥经验’,参与市域社会治理的工作目标和价值追求。”郭荣龙说。


据了解,2020年上半年,福建省检察机关共举行公开听证会77场,其中,拟不起诉案件公开听证会53场,刑事申诉案件公开听证会8场,民事诉讼监督案件公开听证会7场,其他类9场,努力将公开听证工作覆盖至“四大检察”“十大业务”,更好地促进司法公正,提升司法公信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