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以案说法 > 正文

《一场听证化解五年矛盾》

发布时间: 2020-11-15 11:17:16   作者:   来源:本站来源   浏览次数:51

检察官说法——《一场听证化解五年纠纷》。

(基本案情)

“检察官,你们可要帮帮我……”周一早上一上班,杜师傅就红肿着眼睛冲进了蒲江县人民检察院第二检察部的办公室,“半个月前我还在山东打工,忽然听说自己被拉进黑名单了,而且现在公安也立案说要抓我,我马上坐火车回来了。今天早上四点就从石棉出发过来,你们一定要帮帮我,我家里还有两个孩子,老婆身体又不好,我不能被判刑……”

“师傅你慢慢说,你因为什么事情被追究刑事责任?”检察官张登银关切地问到。

“我是一个驾驶员。2015年高老板叫我帮他开拖拉机。有一天我驾驶的拖拉机在路上坏了,我给高老板打电话,高老板安排他的另一个拖拉机过来拖走。那个拖拉机来了以后拖了一段,就因为违法运送高岭土被名山区国土局给拖走了,剩下坏的那辆停在路边。第二天晚上有个三轮车载着老婆婆撞在上面,老婆婆后来抢救无效死亡了。老婆婆的家属起诉了我们,对方无证驾驶,但是法院以我的驾驶证是b2,不能驾驶拖拉机为由,判了我们同等责任。当时老板找了一个法律工作者代理这个案子,跟我说我就不用管了。我就又出去打工了。结果过了两年,我忽然接到法院的电话,说保险公司又把我起诉了。

“为什么保险公司又起诉你呢?”

“后来我才知道,交通事故的案子我没参与,高老板代签了授权委托书,找个法律工作者去把庭开了。后来判决书也是那个法律工作者去领的,那个案子判决保险公司支付交强险12万元,之后有权向高老板和我追偿,高老板付的那部分又可以向我追偿。总之意思就是这12万最后应该由我来给。保险公司就把高老板和我起诉了。我觉得我冤啊,我不过是个打工的,出事的时候又不是我开着车,出了事凭什么要我出钱啊。

“那这次庭审中你把自己的意见提出来了吗?”

“提什么啊,我压根就没去。当时我在外地打工,哪有时间回去呢?等到我过年回去的时候,判决书都下来几个月了。”

“所以保险公司是基于追偿权要求你支付那12万?然后你没给?

“是啊,我哪有钱给啊,……上个月我老丈人生病,我把卡里的一万多取出来付给医院,结果法院就说我拒不执行判决裁定,把我拉进黑名单了,现在公安也在抓我……检察官,你可要替我做主啊,”杜师傅说着,情绪又激动起来,“我早就打听好了,两次开庭我都没去,在当事人都没到庭的情况下,法院是不是不能就这样判了呢?你们搞法律不能总是欺负穷人吧!”

“杜师傅你别急,你的情况我们清楚了,你放心,我们会认真审查你的案子,公正处理的。”多年的办案经验让张登银心中清楚,这个案子的处理并不只是依法条办案那么简单。

(十天后,第二检察部办公室)

“今天我们来讨论一下杜大虎的案子。”张登银说:“这个案子的审判程序上确实存在问题,第二次的追偿权纠纷是因为杜大虎自己的疏忽而没有参加庭审,但是第一次的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却没有人通知过杜大虎,他这种因为不能归咎于自身原因导致没有参加庭审的情形符合《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八款的规定,依法应当提请再审。”

“可是这个案子的判决实体上又没有问题,法院再审不过是再经历一次审理程序,最终的结果还是这样,杜师傅白等几个月,最终还是要给这十二万啊。”检察官助理担忧地说。

“是的,这正是我担心的问题。对于当事人来说,亟待解决的问题是怎样不被追究刑事责任,还有如何减轻这个案子给他造成的经济损失。程序正义固然重要,但是我认为们应该更多地考虑当事人的真实诉求。这个案子我已经请示了领导,也与公安对接过了,你们联系保险公司和高老板,再邀请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公安、司法局等各个单位代表,我们召开一个听证会,争取达成和解,让这件事彻底了结,免去杜大虎的后顾之忧,让他的生活回到正轨。”

经过蒲江县人民检察院的多次联系,听证会顺利召开,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保险公司同意和解,将追偿款降至9万元,高老板也承担了5万余元的赔偿责任,杜大虎支付了剩余的3万余元的赔偿款后,保险公司终结了执行程序。杜大虎终于了结了5年来的一桩心事,安心继续工作了。

(检察官说法)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杜师傅因为不了解自己所持驾照的准驾车型,在车辆故障发生后也没有及时、妥善地处理好现场,导致了事故的发生,也只是自己在此后几年的时间里一直为事故纠纷所困扰。相信很多朋友会有疑问,案发时杜师傅的车辆停在路边,并没有上路行驶,为什么还需要承担事故的同等责任呢?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一条 驾驶人驾驶机动车在道路行驶前,应当对机动车的安全技术性能进行认真检查;不得驾驶安全设施不全或者机件不符合技术标准等具有安全隐患的机动车。

《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六十条机动车在道路上发生故障或者发生交通事故,妨碍交通又难以移动的,应当按照规定开启危险报警闪光灯并在车后50米至100米处设置警告标志,夜间还应当同时开启示廓灯和后位灯。

所以我们不难看出,这个案件中从实体上由杜师傅承担法律责任的判决是合法的。那么有的朋友可能还有疑问:为什么说这个案件的程序上存在问题呢?那是因为在交通事故发生以后,受害者的家属起诉肇事司机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中,杜大虎没有授权委托任何人参加诉讼,也没有收到法院的应诉通知书、开庭传票这种情况就属于《民事诉讼法》规定的“因不能归责于本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的情形。按照《民事诉讼监督规则》的规定,可以向同级人民法院提出再审检察建议。但是在本案中,有一个特殊情况,虽然程序存在严重瑕疵,但是判决的实体是合法的,也就是说如果我们严格地去追究程序正义,完成监督任务,对当事人来说没有任何实际意义,而对法院来说也是一种司法资源的浪费。所以我们想到了通过听证来解决问题,以和解的方式让矛盾实质性化解。

《民事诉讼法》第二条 当事人的申请符合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再审:……(八)无诉讼行为能力人未经法定代理人代为诉讼或者应当参加诉讼的当事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或者其诉讼代理人的事由,未能参加诉讼的;

《人民检察院民事诉讼监督规则》第八十三条 地方各级人民检察院发现同级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民事判决、裁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向同级人民法院提出再审检察建议:……(七)无诉讼行为能力人未经法定代理人代为诉讼或者应当参加诉讼的当事人,因不能归责于本人或者其诉讼代理人的事由,未参加诉讼的;

习近平总书记说:要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在民事案件的办理中,我们所理解的公平正义,不只是刻板地遵守法条,以一种社会达尔文主义的思维方式站在上帝视角用法律规定去限制、去惩罚当事人;而更多的是在遵守法律原则的前提下去发挥法律的指引、教育作用,站在当事人的角度考虑问题,考虑弱者的生存现状——这也是我们公开听证的目的之一。这个案件的典型之处在于,不同的人在听了这个故事后会有不同的想法:有人会觉得杜师傅应该为他的无知买单,但更多人会觉得生活不易,社会上像杜师傅这样的人有很多。作为司法人员,我认为我们也应怀有悲悯之心,引导群众学法懂法,同时也能清楚看到哪些行为本身并不存在特别大的恶性,社会在包容他,司法也应该给点温度,让他和他的生活得以回归正轨。

成都市蒲江县人民检察院第二检察部检察官张登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