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检察新闻 > 典型案件 > 正文

郑某与他人恶意串通虚假诉讼逃避执行监督案

发布时间: 2020-11-15 15:31:44   作者:   来源:本站来源   浏览次数:180

郑某与他人恶意串通虚假诉讼逃避执行监督案

一、关键词

虚假调解 逃避债务 拒不执行判决裁定

二、基本案情

2010年至2012年,郑某由于准备收购蒲江某电子厂以及收购以后的经营事宜,陆续向舒某借款共计120万元,并分别出具了借条、签订了借款利率确认书;2012年9月,在舒某的多次催问下郑某承诺以电子厂作为抵押担保物,出具了担保书,并加盖电子厂公章。

2013年1月,舒某在多次追问无果的情况下向蒲江县人民法院对郑某和电子厂提起诉讼,法院于2013年2月25日判决郑某向舒某归还借款本金120万元及利息,判决生效后,郑某拒不履行还款义务,2013年3月,舒某向蒲江县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在诉讼过程中舒某申请查封了被告电子厂的房产和土地,在执行过程中,蒲江县国土局拆除了电子厂的房产,收储了被告电子厂的土地,因该房产与土地其时被蒲江县人民法院查封,因此拆迁赔偿款支付到了蒲江县人民法院的账户。

在该案执行期间,陈云罡、徐锦、杜学东、彭开军等人陆续以民间借贷纠纷为由于2014年9 月至2015年3月期间向蒲江县人民法院起诉郑某及电子厂,要求返还借款,借款标的额分别为31.4万元、71万元、59.9万元、80万元、85万元、92万元、87万元,共计506.3万元。蒲江县人民法院受理后,均使用简易程序审理、以调解方式结案,作出(2014)第320、第1860、第1880、第1894号、(2015)第169、第197、第210号民事调解书,判决或调解结果均为被告向原告返还上述借款。

截至2018年3月13日,电子厂未分配执行财产共计1420364.85元,扣除执行费用、劳动报酬等还剩余1242626.85元,而电子厂总债务达7225094元,十债权人按17.1988%比例平均分配受偿,则舒某仅可分得210272.85元,唐某仅可分得46493元,与其初始债权相去甚远。

三、诉讼过程

线索发现 2018年12月6日,唐某向我院申请监督,其认为蒲江县人民法院在执行该案的过程中郑某涉嫌虚构债务逃避执行。我院随即对该案进行了调查,初步梳理出如下线索:一是陈云罡、徐锦、彭开军、杜学东等人均以民间借贷纠纷为由提起诉讼;二是上述案件均适用简易程序迅速结案;三是庭审无对抗性,郑某委托的代理人对债权人主张的事实、证据、诉讼请求全部认可,双方当事人及代理人在整个诉讼过程中的陈述高度一致,均当庭达成调解协议;四是提起诉讼、申请执行的时间均集中在2014年9月至2015年3月的半年内,某好在舒某、唐某申请执行且电子厂的土地征收事项正在进行的时间段。

调查核实 针对初步梳理的案件线索,我院承办人随即开展调查核实。第一,通过调取与电子厂相关的诉讼文书卷,对相关的8个案件进行审查,发现陈云罡、徐锦、杜学东、彭开军四人其所有证据均只有一张由郑某手书并出具的借条,无转账记录、还款记录、还款计划及关于催要的证据,证据非常单一且形式高度一致,明显不合常理;第二,通过询问上述债权人并对其职业、收入状况进行核实,发现其中陈云罡、徐锦、杜学东、彭开军的借款数额与其收入水平不匹配且无法说明其合理来源;第三,通过与公安机关的配合,利用公安机关在侦查上的优势,对上述四名当事人予以调查询问,在询问中四名当事人均承认与郑某恶意串通,虚假诉讼的事实。

监督意见 经本院检委会讨论后认为:郑某通过与陈云罡、徐锦、杜学东、彭开军四人恶意串通后,通过虚假诉讼的方式骗取法院调解书,参与法院执行分配程序,不但损害严重损害他人利益,更是严重妨害法院审判、执行程序,应当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八条规定,依法向蒲江县人民法院提出再审检察建议,建议法院撤销(2014)蒲江民初字第1894号、(2015)蒲江民初字第169号、197号、210号民事调解书。

第二,郑某通过虚假诉讼,妨碍执行的行为,已涉嫌犯罪,虽然郑某与陈云罡、徐锦、杜学东、彭开军四人恶意串通实施虚假诉讼的时间在《刑法修正案(九)》实施之前,不构成虚假诉讼罪,但是其行为已经妨碍了法院正常的执行程序,郑某属于有能力而拒不执行判决的情形,已涉嫌构成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依法将该线索移送蒲江县公安局,并对案件侦查、调查取证以及法律适用等方面提供支持。

监督结果 蒲江县人民法院收到我院检察建议书后,书面回复我院,认为:郑某于陈云罡、徐锦、杜学东、彭开军涉嫌虚假诉讼,侵害第三人利益。但为了促进案结事了,尽快维护第三人合法权益,法院已经组织原、被告双方以及第三人予以执行和解,并依法达成和解协议。

蒲江县公安局在收到我院线索移送函后,随即对郑某涉嫌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立案侦查,后移送审查起诉。2019年5月29日,蒲江县人民法院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判决判处郑某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

四、要旨

行为人与他人恶意串通,通过虚假诉讼的方式,骗取法院的民事调解书后申请参与执行分配程序,严重损害第三人的合法权益,而且损害司法秩序和司法权威,检察机关应当依法监督。

通过虚假诉讼,骗取法院民事调解书逃避法院对生效法院文书的执行,在不成立虚假诉讼罪的情况下,可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追究行为人的刑事责任。

 

五、指导意义

1.违法行为人与他人恶意串通,骗取法院的民事调解书,妨害了司法秩序,损害了司法权威,检察机关应当依法予以监督。检察机关对民事调解书的监督要求“损害国家利益或者社会公共利益”,其原因在于民事调解只涉及当事人双方个人利益,这属于当事人权利处分的范畴内,因此,公权力没有必要予以干预。而这种双方当事人恶意串通,骗取民事调解书的行为,已经超出了权利处分的范围,不但对第三人的权益造成了损害,同时还对司法秩序和司法权威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害,侵害了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检察机关应当依法予以监督。

2.违法行为人与他人恶意串通,通过虚假诉讼骗取法院民事调解书后,参与法院执行分配程序,在不成立虚假诉讼罪的情况下,可以成立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虚假诉讼罪是在2015年《刑法修正案(九)》出台后新设立的罪名,对于在该修正案生效前实施的虚假诉讼行为,其行为如果对法院的执行行为造成妨害,致使判决、裁定无法执行的,可以依照《关于审理拒不执行判决、裁定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办理执行监督案件过程中,除了审查法院执行行为是否合法之外,还应当审查案件的证据背景,对其中异常的线索要保持高度敏感性。检察机关对办案中发现的异常现象要注意调查,包括交易异常、诉讼活动异常。如在上述案件中,借款合意的达成缺乏背景,除了借条之外也查不到交易资金的来源和去向,当事人不能说明大额借款金额的来源;庭审过程缺乏对抗性,双方当事人意见高度一致,对交易过程均缺乏细节描述。


0

0